欢迎访问20美文网

梅花落,玉笛与谁横

作者:20美文网 来源:网络 时间:2017-05-07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  【天若有情,天也终须老】

  “回首旗亭,渐渐红裳小。莫讶安仁头白早。天若有情,天也终须老。”

  陆林林披着孝衣跪在灵堂,趁爹爹不注意偷偷揉着膝盖,突然听到墙外有人吟诗。声音很小,混在傍晚的风声里像是从很远跋涉而来,却字字清晰,传进耳朵里惹得全身微微一颤。她下意识回过头,身旁跪着的丫鬟赶忙小声提醒:“小姐……”

  她这才将头转正,幸好爹爹只是看她一眼,并未多言。

  今天是守灵第三天。过世的是她的二娘,而她的亲娘在她还不记事时就已经过世。这个二娘平日与她礼貌相待,虽然不算亲密,倒也相安无事,所以陆林林倒也哭了哭,但随后便是对父亲让众人兴师动众守灵的做法的不满。

  好在她前不久刚刚大病初愈,才准她三天之后回房休息。

  “娘,孩儿回来迟了--”

  突然门外一阵马蹄声,陆林风还未走近灵堂,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。陆林林看着一直心神不宁的爹猛然站起身,双眼发亮地迎上去。

  说爹疼这个二娘也不是没有理由的,虽是二房,却先生了儿子。陆林林的娘虽是正室,却是在过门三年后才诞下这个女儿,然后便撒手人世了。只可惜,这个哥哥,文武皆不通,每日只和一帮富家子弟一起出去闲逛,几次险些将爹气得背过气去。可即便如此,在爹心里,这个儿子还是更重。二娘是突发恶疾走的,恰巧陆林风下江南游山玩水去了,还是爹派人去寻,才将他召了回来。

  陆林风刚一踏进灵堂就跪下了,爬到前面,头磕得是真响。磕完头站起身才发现一旁披麻戴孝的陆林林,略微有些诧异:“林林身体不好,就不要长跪了。”

  “礼数总是要的。”老爷子这才点了头,“起来吧。春雪,扶小姐回房。”

  “哼,非要他开口,爹才让我起来!不带这么偏心的!”

  一瘸一拐回到屋里,虽然底下有垫子,膝盖还是一片乌青。春雪拿着化瘀膏,小心帮她涂着,她却不老实地蹬着腿发泄着她的不满。

  一不小心就把药瓶踢飞了,瓷瓶落地的声音很清脆。“哎哟,小姐,被老爷看见又要说您没规矩了。”春雪赶忙捡起来放好,搀她上床。

  “反正在爹眼里,我就是个没用的女儿嘛!”

  陆林林抱怨着,突然意识到不知何时,外面的吟诗声已经不见了。那个人的声音真好听啊,可是有谁会在陆府墙外吟诗呢,这宅子一般人是不敢靠近的啊。

  一沾枕头,困意就涌了上来,她模模糊糊地想着,有个人的影子仿佛在眼前晃了一下,但立刻就被黑暗填满了。

  【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】

  陆林林的父亲年轻时曾是赫赫有名的将军,曾率兵打下城池,深得先帝重用。而且他生性耿直,不好酒,不好女色,一直是朝廷中众人忌惮又敬重的角色。但是,自从先帝突然驾崩,新帝登基,旧臣便开始不被重用,陆林林的父亲也无例外。偏偏,独子又不争气,尽管仍挂着将军的名号,手下却已无兵力。

  从那开始,他的脾气就变得越来越不好,总是看什么都不顺心。

  陆林林只觉得十分孤独,这宅子又修得偏僻,连经过的人都少之又少。父亲管教很严,禁止她随意上街,连开门给讨饭的人钱都被训斥。她感觉自己像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,连梦中都是这四方的天。

  外面正有集市,热闹得很,她却只能对着窗外的梅花发呆。在这个种着四季树木的院子里,她独爱这株梅花,它比这个院子的年代还久,清丽、妖娆,却也诡异……因为它从不凋谢。

  房门吱吱呀呀地响了,陆林林下意识喊了声“春雪”,没有应答。她偏过头,房里空无一人,只有门是开着的。她走出院子,往常随处可见的下人,一个都没有了。她如入无人之境一般,打开后院门,跑了出去。

  多久没这样自由自在地上街了,陆林林开心极了,根本没注意,她千金小姐的穿衣打扮和鼓鼓的钱袋,引得地痞无赖一直跟在后面。

  就在她买完东西,要将钱袋收起来的瞬间,后面的人冲上来,抢走钱袋撒腿就跑。她尖叫了一声,不过立刻就不甘示弱地追了上去。

  地痞无赖显然没想到这小姑娘还会追自己,反倒来了精神,跑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。陆林林一下子没停住,直接就冲到了人家面前,抬头赫然看见对方脸上一道刀疤,这才知道什么叫害怕。她尴尬地笑着一步步往后退,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她闭上眼睛,一边叫一边拼命挣扎。四周却变得很安静,她停下来,慢慢睁开眼睛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变得很近的蓝天白云,然后,才听到身后的吐气声。

  在她身后是穿着一身白衣的男子,长袍上面全是银丝刺绣,非常贵气。乌黑的发丝披散在肩头,衬着一张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脸。真好看啊……陆林林不知不觉就看愣了神。

  “看够了没?”男子挑了挑眉,嘴角弯出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
  陆林林才不想自己被当作肤浅的女子,立刻低下了头,才发现自己和这个男子挨得很近,被他的手臂环着。

  “你放开我!”从小到大,她还没和爹之外的异性这样亲近过,赶忙使劲一推,与此同时身体也向后仰了下去。

  “小心!”

  男子一把拉住她的手,迅速落回了地面。

  “是你救了我……”陆林林抬头看见那棵参天古树,才知道刚才险些小命不保。耳根有点热,快要把头低到胸口了,说话声音也小了起来。

  “这回知道害怕了。”男子用指尖点了点她的额头,就像是对很熟悉的人一样。

  为什么这声音很耳熟?陆林林想了想,突然仰起头:“背首诗听听。”

  “什么?”没头没脑的一句,男子蹙了蹙眉,却是笑着的。

  “随便什么,背一句。”

  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

  真的是那个声音。真的是他。陆林林也不知道自己满心的愉悦感从何而来,但是,就是这个声音,居然能令她莫名的心安。

  “你快走吧,被我爹看见就糟了。”男子将她送回了苏府,虽然明知这样不太好,却没有阻止,此刻也凭空多了些依依惜别的味道。

  男子只是点了点头,身影一晃便消失无踪了。好快的身法……陆林林暗暗惊叹着,却发现手里多了支长笛。耳边响起男子的话,声音仍感觉很近,却已觅不到人。

  “如果想见我,吹这支笛子,随叫随到。”

标签: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